首页>《三体》

《三体》里的生命科学 | 科幻与科学



《三体》是一部浩瀚的宇宙史诗,叙事宏大,把“头顶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演绎得淋漓尽致。

除了大量前沿物理学概念的科幻描述,里面还涉及了许多生命科学有关的话题,想来也颇有意思。


三体人

首先是三体人,三体星系是一个奇怪的星系,三个恒星相对位置不断交替变化,产生了所谓恒纪元和乱纪元,在乱纪元中生活环境极为恶劣,可能是上千度的高温,也可能是逼近绝对零度。

于是那里的人进化出了一种本领,就是能够瞬间脱水,人变成薄薄的一张纸,几十张“人纸”可以一起卷起来放在特定的仓库里,等待恒纪元的出现。

不清楚三体人的主元素是不是像地球生物一样是炭,也可能是硅元素。如果是硅就可以理解了,脱水后性质稳定,能够耐受极端的高温,而如果还是炭的话,就算脱水,也未必能度过三体星系的严寒酷暑。

快速脱水来度过严酷环境其实在许多低等的蕨类植物中都存在,它们的各种酶结构都较为简单,能够适应脱水的内环境,代价是这样的生命体不可能产生很复杂的生命现象,比如神经信号的传导。

那么三体文明又是凭什么产生这样的神级文明的呢?以至于把地球文明视作虫子。


星际旅行中的生命周期

谈到星际旅行,避不开的就是时间和空间,空间可以扭曲,时间可以倒流,但在低水平文明时期,这些都是浮云。

生命对时间的积累就是衰老和死亡,那么如何延长这种积累效应呢?人们自然而然想到了冬眠,这种地球大自然原本就有生命形式。这是就地取材,最直接的科幻。有了这个技术,就算基础物理学没有进步,跨越时空的旅行对于人类而言依然是近在咫尺。

小说主人公程心跨越了四个世纪,每次冬眠苏醒都是在地球文明面临生死抉择的时候,然而每次她都是被头顶的圣母光环所打败,圣母意味着仁慈和对人类普遍的爱,这正印证了维德的那句话:失去人性,失去许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人类正是在这种爱中被灭绝了两次,一次是来自三体人水滴的打击,一次是来自歌者的“二项箔”。

冬眠使程心永葆年轻,或许作者并不想让这位女一号变老,在读者心中永远保持青春形象。


降维打击中的生命密码

星际战争是用宇宙规律进行打击的,典型代表就是降维,这是神级文明用于打击对手的常用手段。

太阳系是个三维体系,降维后变成了二维的,也就是薄薄的没有厚度的一张纸,这是什么感觉呢?就是三维物体内部结构以原子级别的分辨率在二维平面上展开。

这时的生命是什么情况呢?细胞里的双链DNA也失去了双螺旋的结构,变成两条直线而印在纸上。在二维世界里,任何高分子都失去了三维结构,而生命蛋白是必须以三维结构来行使其功能的,这样降维后的结果必然是三维生命个体的消亡。

因为降维是无法停止的,最终也将扩张到发出降维打击的文明,书中说他们往往会事先把自己也降维以躲避降维打击。

我想这种主动降维和被动降维的最大区别就在于如何在二维世界中建立生命分子的工作规律。两个不同维度的世界里的生命现象存在一定的翻译密码吗?


对生命进化论的思考

最后是本书关于生命进化论的思考,按照达尔文进化论,生命从简单到高级是通过随机变异造成的,然后自然环境会选择优秀的适应环境的基因传递下去,其它老旧的则被淘汰。

这些原则在低等生物中似乎适用,比如抗生素选择下细菌耐药的产生,还有肿瘤细胞在化疗后产生的耐药性。

但其它一些现象无法解释,比如让鱼长出长颈鹿的长脖子,这就等于龙卷风把一堆废铁卷上天,掉下来一辆奔驰车。

这样的情况下,我到底是该相信达尔文的进化论还是上帝呢?科幻小说确实能颠覆人类正常的三观。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1763号
京ICP证160874号 Copyright© 供应室版权所有 2007-2018,All Rights Reserved

咨询平台 我要吐槽 返回顶部